绿色药业出口:浓缩异形片、浓缩丸、颗粒剂、饮片和中医药器具等
国际论坛 i_need_contribute
国医大师邓铁涛:中医根植于中华文化,国学要自信,教育要改革
source:人卫中医 2024-02-09 [其它] [国际论坛]

邓老:中医学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来连续不断、仍在发展的一种医学体系。大家老说中医没有发展,中医发展缓慢的原因在于中医思维落后、方法陈旧,这个,错!我说发展有两种模式:一种是蚊子的模式,蚊子产一个卵,这个卵会变成游泳的孑孓,孑孓经四次蜕皮变成蛹,最后蛹羽化变成蚊子飞了,这个变化很大,认不出本来面目了。这就是西医的发展、西医的变革,不断自我否定,在否定、变革中发展。我们中医不是这样的,我们中医是鸣蝉的发展,鸣蝉幼虫要在地下生活十几年,之后蝉猴钻出地面,蜕去蝉壳,羽化为成虫飞了,鸣蝉又演进到一个新的生命状态了。如果蝉没有脱壳就谈不上有生命,脱壳前它是地上蝉猴,脱壳后它是空中鸣蝉,所以中医也是这样,生生不息,随时代变化脱去束缚它的旧壳,延绵不断地发展。


你说你自己国学不行么?林则徐是哪个大学毕业的?哪里留洋回来的?他能够把英军打退到珠江口,后来到了新疆伊犁他又是水利学家。中国古代有成就的大家大多是贯通天地人各方面知识的通才。《黄帝内经》反复强调为医需要“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知人事”。因此,关键要有中华文化的信心,有博大的胸怀去学习、去综合各种知识。中国古代的许多东西就是综合得来的,中医也不例外。你来了中医界以后,既要发展传统中医,又要考虑现代科学的要求,注意学科交叉。


徐:是的。我本人是会践行这一点的。我作为在美国留学、工作十年回国的学者,是深深知道现代科学对中医发展的重要性的。只是现在传统中医的思维、知识、技能传承远远不够,我就要多强调这一点。但是在我心里和工作中,对于传承经典和科技创新,是坚持两手抓,两手都硬。


邓老:现在的问题是既缺乏传统国学的综合,现代学科的交叉又没有产生。在现代的“战国时代”,中国的发展又变了,现代中国不再是蝉的变化,不是简单的“知了脱壳”,新生命状态就出来了,而是更加复杂、更加综合的变化。但是,我们现在对于这点的认识还不够清晰。如果我们国家的发展变化,像蚊子的变化那样,那我们就要被淹死或变得面目全非了。所以,要清楚现在我们的教育体系都是学习西方的,基本照搬洋人,把自己宝贵的东西忽视了!甚至是丢掉了!当作渣滓了!因此,现在就非常有必要来对我们当前的教育进行彻底革命!马克思主义也要中国化,所以“坚持我们中医药的中国特色”是必须秉承的主线,当然也要适应时代、灵活现代化;同时中医也可以是国际化,去“化国际”嘛,让全世界人民都能享受到中医的确切疗效、对生命健康的绿色呵护。所以中医人自己要认识自己,中医是尖端科学,不是不科学,也不是伪科学,而是尖端科学!特别是从生命的整体观上看,是一门非常尖端的科学,现在很少人能认识这个问题。

scan_download_app